笔名荆莘,圈名徐云起。
高中长弧,不定期写文。
王者/剑三/原创

太难受了。

偷偷存个自己滴文包。

荆莘

【邦良/R18】国境四方

德古拉伯爵邦X天堂福音良

*是这样的,本来只是单纯写肉,一不小心写出了背景和设定来,自我感觉超棒,于是开成了中篇坑,今年之内应该能写完,美滋滋。

打了一晚上好鸡儿累

【藏毒】无间长情

*源于自身经历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一.

今日的茶馆仍是宾客满座,老板娘虽然忙个不停,但仍是笑盈盈的,白净的脸蛋如搽了胭脂般红润。往常这里并不喧闹,客人多半只静静吃茶,而今名剑大会风波再起,饶是路边的乞儿,也可以念叨出些江湖传闻来。

闲话坐席间,不乏有人议论着今届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各路少年英才,话来话去不过寥寥,怎及江湖偌大。茶馆小童扒着墙角,偷偷附耳过去,只听得先前那位身着烟紫绣底滚银边砚袍的公子问道:“请问小兄弟,这个叫叶琅的青年人,是何种来头?”

茶馆小童觑着对面那端坐着的小乞儿抹去嘴边的油渍,将手中已啃食数半的糕点放下,操着学客栈戏楼里说书人的腔调,悠悠道:“这可就说来话长了。...

【吕布X赵云/R18】便胜却人间无数

*接上篇R18《金风玉露一相逢》,看做独立成篇也可以,大概就是一辆蜜月车。人生第一次连载R18,刺激。不想写吕布这个衣冠禽兽的客套了,因此可能是有点OOC的h。对粗口毫无抵抗力,情趣Max_(:з」∠)_

*因为不想走剧情只想干,在这里微微代入一下设定:吕布和赵云度蜜月(yunyou)去途径一家客栈便住下,从房顶干到客房的故事。对大概就是野战+走插+失禁。誓要玩遍所有play。

*因感情之事,更名荆莘。

 
 
今夜的晚风似乎格外温柔,轻拂脸庞的动作也堪变得风情万种,自寂夜里无声流淌着,于空气中翩翩起舞。赵云正曲着一条腿坐在屋顶上,许是客栈大的原因,屋顶也比寻常店家大许多...

【金枪/中篇/WW2】不系之舟 【全】

*承蒙厚爱,终于完结,中考加油,幸不辱命。

txt文档下载地址


第一章


“迪卢木多·奥迪那专员……”深红话筒的另一端传来平稳而温柔的女声,“正如你所知道的,德国即将失势,军情六处已经被闲置打压了许久,现在是归来的时刻了。这将是几年来你回到军情六处的第一个任务……但愿我们的情报网还在。”


这句话几乎使他血脉偾张起来。军事的部署他向来不甚明了,但他已经厌恶了防空洞里的空气了,他知道这通电话是一个转机,能让他不如老鼠一般躲避在战争的阴影下。时隔多年,他也许有机会再次回到他的“战场”。


“您请讲,潘德拉贡专员。”他甚至听得出来,自己的声音里满是按捺不住的欣喜...

【黄叶/机甲/强强】末日机甲 [精修版]

*手贱把文删了。重发一次吧唉……

【一】

 

玻璃舱上方的警示灯由红转绿,舱门缓缓向上抬起,似是很久没睁眼的男子活动了一下臂膀,费力地撑起眼睑,无神的双眼中,一串串数码似是眼波流转。

 

双手从身侧举起,似乎是想抓住是什么东西。

 

>>>

 

叶修看着忙碌的队友们,暗骂了一声。他大概是Alpha机动组最后存活的一名成员了,其余战友全部阵亡,而刚从战场上下来的S级的他居然连一点伤也没受。他自嘲地笑笑,摘下腕上手表状的终端扔到一旁,坐在冰凉的地砖上。大脑因为长时间的作战还有些混沌,看人都有些模糊。

 

“喂...

【金枪/中篇/WW2】不系之舟 【四】

*手稿完结了完结了!!电子稿也会努力变强的!!

【填坑进度18900/81000】

第四章

集中营是纳粹最为臭名昭著的机构,对于那里的回忆,迪卢木多不想再多说些什么。那些犯人中些被判了死刑,死神随时会降临到他们身上,以致于他们惶惶不可终日。有的人并没有被判死刑,却胜似被判了死刑。他们被剥夺了自由和姓名,取而代之的是电网、铁牢和狱号。青苔在墙角蛰伏,血污的味道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飘散出来,偶尔有囚犯被一群人欺凌,看守也爱搭不理地上去拉架——有的时候会选择视而不见。

囚犯们穿着清一色的黑白条纹囚服,要么劳作,要么吃饭放风,大多数时候,他们呆在房间里,像被一座孤岛囚起来似的。在这里,看不到一点儿...

【信白/短篇】无望千年

*又名《我将为你送葬》。对不起说好的精神污染三十题,对不起社quq一激动就写跑偏了。

*成天看信白白昭撕逼衍生出来的产物,大概是信白双箭头昭君单箭头李白。我对法师是真爱,没毛病。

低温下的水几乎凝结成冰,在水潭上形成薄薄的一层晶片,随着气温的下降以缓慢的速度冻结着。水是从棺上滴下来的。一口水晶冰棺被封在山洞里,极高的洞顶上悬着一排钟乳石,从那石尖连续不断地滴下水珠,落在棺盖上。偶尔有阳光从洞口的罅隙里泻进来,却又被巉岩挡下。

那口棺就那样一直停在那里,不知道停了多久。直至有一天,一只百灵鸟飞至了这座山。这山名唤青丘山,坐落在群山之中,青臒爬满裸露的峭壁,仿佛一张浑然天成的绿网,将这里完完...

【吕布X赵云/R18】金风玉露一相逢

*我发现我有个诡异的习惯就是小黄文总用文艺的题目掩盖。

*最近诸多不顺,有人和我深交嘛。好我估计没有。

*前戏长到爆系列,剧情肉,有私设,食用偷税。老规矩设了定时就跑路,早晨见。

“我曾无数次见过你的骁勇,你的英武。”

一轮玉盘镶在头顶的夜幕上,月光如素白绸子覆着这银装素裹的清冷静夜,凉意侵进颈窝来,教人不由得怀念起低矮茅屋里的红泥火炉。

  

许久未再回峡谷了,赵云总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去。光阴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淌过去,等他到了耄耋年岁,再细数着时间回想起那片充满杀伐与屠戮的热土。生与死在那里共存,亦真亦虚的刀光剑影与嘶吼声交织在一起,他的半生落在那里,一缕魂也终要被拘在那,待他踏进...

【国洙/万字】猎手

黑历史系列,刚刚手滑给删了哦漏。我这个智障。



一 扑火


暗红与纯白交织,染了血的白玫瑰。

黑暗里匕首抵着胸腔,安静地跳动。

它在脸颊流淌,屠戮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甜浆。


一轮明月悬挂在天边,镶满星星的幕布下,一道纤长的身影在林中疾速穿行。

这个林子是黄金虎人最后出没的地点。一路以来他猎过无数兽人,却从未猎过黄金虎人。据说,它们的断骸,可以变成黄澄澄的金子,“黄金虎人”因此得名。

家族六个分支都派来了精锐的年青人。作为第一分支的准继承人,李光洙靠着树干看了一眼那些自大的人,跳上了树。他明白一个好的猎手不应该被自己的猎物发现,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空气中的...

1 / 8

© 荆莘。回 | Powered by LOFTER